您现在的位置: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>> 百年附中 >> 历史沿革 >> 北京师大附中大事记

1922年附中在全国率先实验中学“三三”新学制。此为林砺儒1923年的文章《本校编制三三学则课程之经过大略》。


本校于去年二月中,议决实行试办三三制。即由全体教员推定委员,组织新学制课程讨论会,并敦请本高师教育科诸教授随时加入讨论;一面由各学科教员组织学科会议,编制各科课程大纲。至去年六月中,初级中学课程已蒇事,各科学程亦大半拟就;至高级中学课程,虽仅具眉目,而以尚非急需,故去年秋季招生,即照新制初中办理。所议定各项课程学程,曾于本高师教育丛刊发表,此为第一次结束。

暑假中,京师教育经费又无着,本校坐是延至九月始开学。开学后,一切校务,屏挡就绪,时已十一月。我们继续重开课程讨论会。自十一月十六日起,每周会议一次。先就前期编就之初级中学课程重加审定,结果更改几处:(1)将原订选修课最小限度扩充为12学分。(2)选修课添设工业常识、化学工艺、商业常识、珠算、打字、簿记等科。(3)原订必修科之科学概论改为选修课。(4)原订选修课之论理、心理删去。于是初级一段,算完全结束。至于高级中学课程,因前期实未及详细研究,乃从新讨论,决定办法如下:(1)高级中学分为普通科及职业科。(2)普通科分第一及第二两部,职业科先设商科。(3)高级中学以修满150学分为毕业。(4)各科之必修科目,占学分总量三分之二;选修科目占三分之一。按此数条办法,我们随继续会议各学科之分配及学分之分量。至本年正月,高级中学普通科及商科之课程议就,亦曾于本高师周刊陆续发表。于是初高两级课程,均算蒇事,乃将原订之学则重加厘定:此为第二次结束。

是时,适值中华教育改进社中等教育委员分会拟借本校为寒假集会地点。我们遂决将本案提出讨论,以期集思广益。及开会结果,议决变更者为七八点。本学期开学,我们再会议,对于中华教育改进社中等教育委员会议决诸点,再酌量容纳。计自本案自发起讨论而迄今日,前后足阅一年,中间虽有间断,而委员会议几30次。我们以为与其再谈诸纸上,毋宁验诸实行;且近日参观来宾,及各地中学,屡索新制课程,苦无以应,乃决意作一大结束。托教务主任王仲超先生校正付印,以供国内同志先生批评。至详细办法,已见于学则各条。用意所在,一阅便悉,无庸赘述。惟将我们的分科意见略述如下。

我们认定人类在天赋的较长儿童期内,应尽量受完全教育,这是人格的根本特权。此种特权,除先天的身心缺陷外,决不许受其他人为的境遇所限制,亦不许为社会的方便而牺牲,方合人道。就教育全历程看来,当先谋全人的陶冶,后顺个性的分化,方算是正轨。故为发挥人格特权计,为增进社会文化计,皆应先普通而后职业。中等教育,恰位于全教育历程之中段,其职分应在完成全人的陶冶,以厚其个性发挥之根基。曩日旧见解,以为中等教育是中流阶级的教育,故其结果为有限的士大夫式的教育。近日新见解,当认定中等教育是全教育历程中之中段教育,故应注重普及的全人陶冶。此后中等教育之问题,是如何方可使人人多享几分受全人陶冶的权利,这是得自近日人权之自觉。至于职业陶冶,应于一个人受教育之最末期行之。就全学制系统来说,职业陶冶应在高等教育段,而中等教育以下皆应属普通陶冶。然现今社会实情,在各段教育,都有不得不勉强终了其受教育生活之人。所以学制不得已于中段设许多阶梯式的旁枝职业教育,而显然可见得不是正轨。新学制的最好处,是把中等教育分为两小段,最少亦可使前一小段的全人陶冶多普及几分。如旧制中小学合计十一年,若要到高等专门,则非经过十一年普通教育不可,就很容易为环境所限。新制若在初级中学受职业陶冶,则受九年普通教育便行了。这九年虽比十一年少,而较七年小学毕业即入甲种实业者却多了两年,且较十一年又易办得到。

我们根据上边说的理由,初级中学就不采取分科制。近日言论界有主张分的,亦有反对的,我们以为,若把“中学校”和“初级中等教育”这两个概念弄清楚,这个问题就易解决。中学校是要来给小学毕业的儿童进行的。而初级中等教育,是全教育历程中之最中段,其目的应在提高普通教育,完成全人陶冶。论起初级中学儿童之幼稚,再顾到小学毕业普通陶冶之未充足,我决不忍在这时期把儿童铸入一个职业型式;然而现在社会实情,就有许多孩子们在中学时期就不得不终了其受教育生活的,所以免不掉有受职业教育的要求。这个时期的职业教育,毕竟是一种迁就的事业。这种迁就的职业教育,在给小学毕业儿童升学之中学校,也许势不得不兼办;而初级中学教育课程之本身,就不该再分了。新学制系统图,列职业教育于中学栏外,洵为合理。至于初级中学学生,若中途为环境所迫,到毕业时势将不能升学,这也许有的。所以我们也顾到这层,在初级中学选修科栏内,多设几种技能科,给他们选修。

我们的高级中学普通科,只分为第一及第二两部。此所谓第一第二部,即含有一般所谓文科理科的意思。所以不用文科理科两个名称者,因为近日一般的见解,把文理两个界限分得太清了。学文科的人,对于理科的知识太外行,学理科的人,对于文学又太随便:这是近日的通病。我们要矫正这点毛病,所以第一第二两部,虽各有所注重,而第一部有必修的数理等科,与第二部有必修的文学科,都是要把普通的基础打广些。我们认定高级中学普通科的效用,是完成最高的普通教育,同时作升学的基础。所准备的就是最高的普通基础。至于某种专门学问的准备学科,我们以为应属于大学份内事。所以只分第一第二两部,而放大选修科的活动范围听其发展个性。各种选修科目里面,隐然寓有分门之意。惟不明立分门名称,而听自由选择。自然的依其个性而分道扬镳,当较诸多之门系者更为有效。以上所说,是本课程精神之大略,还望高明指教。

民国12年3月10日林砺儒志于北京师大附中

选自《国立北平师大附中一览》